马航

最近这半年多,我经常要在新加坡和吉隆坡之间往返。新吉两地之间,每天的往返航班很多,我比较经常坐的是新航,胜安航空,还有马航。尤其是最近这两个月,几乎坐的都是马航。

比较起来,新航执飞的是A320这样的大飞机,票价贵,座位多,但人也多,常常满座。人多上下飞机就麻烦。胜安航空和马航用的则是737这样的单通道小飞机,相对而言即使满座,也没新航的人多。由于新加坡到吉隆坡的航程不到一个小时,机上服务基本谈不上,新航和胜安会发杯饮料,马航则是一杯果汁加一小包花生。这样,马航就显得性价比很高了。因为他家的票价最便宜,常常只有新航票价的三分之一,胜安的六成。即使这样还常常坐不满,三人的座位只坐两人,不像其它两家那么挤。但相比其它两家,马航的一大问题是,他的航班有时会晚点,尤其是从吉隆坡飞往新加坡的航班,晚点的几率挺高的。

马航的票价这么便宜,还坐不满,而另外两家贵很多,却还常常满座,表面看来,是航空公司的声誉对于经营真的很重要。马航自从经历MH370这宗现代航空史上的最大谜案,以及之后MH17被击落的悲剧之后,声誉跌入谷底,似乎一蹶不振了。人们买机票时,出于心理因素,会避免选择马航。虽然之后被国有资金控股,退市重组,又请了老外来当CEO,大规模裁员,但感觉一直没有缓过来,经营没什么起色。

空难事故的影响是一方面,但我想,企业文化和国企的效率不彰,恐怕是经营不善的更大根源。在MH370事件之后上任CEO的Mueller,上任一年就辞职了。他曾形容马航是一艘又许多漏洞的船,离职前也暗示马航的企业文化有问题。比如飞机的经常晚点,也许就反应的马航的管理和纪律问题。如果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些企业的本质问题,马航要想从谷底翻身,恐怕还需要不少时间呢。

又见西雅图

1.

飞机降落在塔科马机场的时候,外面正下着瓢泼大雨。这样的大雨,在中国北方城市的冬季里,很少见到。

西雅图是个多雨的城市,而且雨季是在冬季。记得上大学的时候学英语,读到过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章。文章的作者说,他有一把伞,在西雅图多雨的天气里,这伞能带他去任何他想去的地方。更棒的是,这伞还带加热功能,在西雅图潮湿又寒冷的冬天里,能带给他温暖。我当时看了很惊讶,心想还有这么牛的雨伞。接着读下去,原来这伞就是作者的汽车,他卖了好大一个关子。

这篇文章给了我关于西雅图最早的印象之一。另一个关于西雅图的印象,是读了比尔盖茨的《未来之路》后,对他和他的公司充满了敬仰,知道了西雅图是微软总部所在地,那里住着许多富豪。

2.

我上次来西雅图,大概是两年多前。相比起那时,西雅图市区没有多少改变。Public market的小贩们还是那么开心,美心饼家还在,第一家星巴克门店还是有许多人排队,还是要照例去Crab Pot打卡。西雅图的街头也出现了共享单车的身影,中国的共享单车品牌ofo,和大概是本地品牌的Lime bike都能看到。但是在这多雨的天气里,没看到有人骑。

还有就是,鼎泰丰终于也开到西雅图市中心来了。

3.

在街角的Barns and Noble书店买了本《Fire and Fury》。这本书在书店打七折,在亚马逊上的折扣更高,但是亚马逊上标明的送货时间,是2到4个星期,来不及在我离开之前收到。

买这本书纯属猎奇,想看看作者到底写了些什么猛料,导致特朗普要威胁出版社不许出版,还要发律师信起诉作者。但是在特朗普以总统之尊,放狠话威胁之后,出版社和作者根本没加理会,书照出,还大卖,预售就登上了畅销书榜首。对比香港某书店老板和店员的经历,你甚至无法想象这样的事情会在中国发生。

不得不承认,这就是美国制度的伟大之处。这制度不能保证选出的总统各个优秀,但能保证烂总统也会被监督。

台湾的美食

在台湾旅行的一大感受是,吃的东西实在太丰富了。街头巷尾随处可见各种小店和摊贩,食物便宜又好吃。走在台北车站的地下街,感受尤其强烈,各种糕点小吃琳琅满目,诱惑的你挪不动步子。

我们在台湾的时候,就曾讨论过,台湾的饮食之所以对我们的胃口,让我们觉得好吃,多半是因为49年后迁台的外省人们,将大陆大江南北的美食统统带到台湾来,并融入到台湾本地的饮食中了。作为对比,在新加坡吃饭也很方便,食阁,咖啡店和熟食中心遍地都是。可是新加坡的中餐比起台湾的来,就少了几分江浙菜的精工细作,豆浆油条大饼包子这样的北方饮食成分就更少了。

端传媒上的这篇文章,讲的是两蒋和台湾饮食的风景。确实,台湾的美食也算是两蒋留给台湾的宝贵遗产了。希望这些不会被台湾,在继续去中国化的过程里,给统统丢掉了。

在台湾一路吃了不少好吃的,小吃,甜点,咖啡这些就不提了,说说我们在台湾吃过的几家馆子。

1.

吃饭食堂的煎猪肝和卤肉饭

吃饭食堂是永康街巷子里的一家小店,味道不错,价钱也便宜,貌似许多台北人也光顾。台北街头有许多这样便宜又好吃的馆子,像是我们住的一家酒店旁边的二马饮食。我们到台北第一晚,到酒店天有点晚了,坐飞机折腾的有点累。我们想着附近随便吃点,就进了二马饮食。店很小人很多,我们点了几样简单的小菜和饭,没想到味道超出我们的预期,一下子提高了我们对台湾美食的期待。

2.

永康牛肉面

永康牛肉面大名在外,不用多说了。牛肉和汤头都不错,只是从陕西人的角度,面普通了点。

3.

高记的生煎包

高记的生煎包是小锅煎的,包子不大,皮薄馅大,味道不错,比小杨生煎精致些。店员介绍,高记在上海也开了分号。我们真的是离开上海很久了。

4.

台铁便当

坐台铁的时候,在车站买好,带到车上吃的。车上也是有卖,但大家怕车上的卖完了,都是先在车站买好。一大块猪排加卤蛋,只要80新台币。

5.

佘家孔雀蛤

淡水的孔雀蛤,攻略上看到的。

6.

度小月的担仔面

度小月也在永康街,台南的担仔面,相对就不如江浙菜细致了。想来也是,担仔面是挑着胆子贩卖的街头食物,自然比不了老蒋和宋美龄的家宴和国宴的讲究。

7.

花莲公正包子

花莲的公正包子,新台币5元一个,50元一笼,非常便宜。这种发面蒸的,北方口味的包子,在新加坡不多见。味道让我想起小学时候,学校旁边的小笼包和蛋花汤。花莲的另一样眷村美食,是扁食,也就是大个馄饨。据说蒋经国当年来花莲,必吃的就是扁食。花莲的包子店不卖扁食,而扁食店就只卖扁食。

中国胃

上个月去美国玩,感受最深的,竟然是自己真的有一个中国胃,离不开中餐,西餐吃了总感觉哪里不舒服,虽然也说不出哪里不舒服,但总好像没有吃完中餐那种满足感。以前去美国或是别的地方,感觉吃西餐也无所谓,从来没像这次一样,到一个地方,就会去找中餐。难道是因为年纪大了?

我们在拉斯维加斯的时候,可能是由于沙漠里干燥,一到晚餐我们就想喝粥。酒店下面有两间中餐馆,一间高大上一点的,粤菜做得还行,皮蛋粥和艇仔粥都不错,就是价钱贵一些。另一家快餐形式的,我们就去了一次,价钱虽然便宜,饭菜简直无法入口,蚝油芥蓝满满一大盘,芥蓝都煮过了。到Kingman的时候,我们去吃了Panda Express,不知道是不是前阵子那个“我爱中国菜”里的那家馆子。现在回想起来,那饭菜味道也不怎么样,可是当时我们竟也吃的津津有味。

后来我们到LA的时候,终于找到了此行觉得最好的中餐馆,一家叫康康小美(Kangkang’s Food Court)的中餐馆。这家馆子在LA有几家分店,馆子的装潢和格调很平民化,经营方式一看就是专门服务中国人的,和Panda Express那种专门开给外国人的迥然不同。有点像大学里的食堂,3个菜或4个菜,5,6块钱就搞定了。也有单点的菜式,上面照片里的生煎包就是他家的,6块钱8个,味道正宗。其它还有刀削面,菜肉炒饭,绿豆稀饭等等,对于想念中餐的我们,几乎要感动的流泪了。所以,我们在LA的那几天,虽然每次从我们住的地方开车过去要20几英里,我们还是忍不住去了好几次。

就这样成了百万富翁

我怀里揣着65万降落在了机场,出来打车去酒店,到达的时候,司机告诉我,车费是20万。你猜到了,没错,我来到了印尼首都雅加达,这里人人都是百万富翁。

完整版本是这样的,我在新加坡机场换了一些印尼盾。我递给Money Changer 100块新元,她说,你再给我6块,这样我就可以给你65万印尼盾了。你知道,我一直对英文数字不太敏感,当她跟我说了一串Hundred,Thousand之后,一度没有反应过来是多少万。

我从雅加达机场出来, 找了一辆出租车,问他到酒店多少钱,他说20美金。我说我付Rupiah,他说那么200 Rupiah。我心里暗想,怎么到了这里美金没有新元值钱了?又担心司机会找不开钱,因为我兜里最小的钞票是5万Rupiah。我又跟司机确认,是200 Rupiah吗,他说是。我说那5万能找开吗,这时他好像明白了,告诉我200是说200 Thousand Rupiah。我才明白,原来他们是将Thousand省略了,否则200 Rupiah也就几cents,新加坡人到这里岂不都成了富豪了。不明白印尼政府搞这些数字游戏干什么,既然大家都将Thousand作为最小单位了,不如直接将钞票缩小1000倍,岂不是方便?

有“俄罗斯的良心”之称的索尔仁尼琴去世了,看到国内的很多blogger撰文悼念,写得都不错,只是不知道,“中国的良心”什么时候才会出现呢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