骗子的无知

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,一个操着台普的女士声称车辆购置税可以退回给我3%,让我打一个电话去办理,号码是61024547,号称是上海财税局的电话。啰嗦了半天,我只好告诉她,这样做是骗不了人的了,行骗也要与时俱进才行。她这才悻悻地挂了。
 
其实我不相信她是有道理的。我从没想过税务局从我这里收去的税,有朝一日会退还给我。我只听过全国税收超xxx亿的报道,从没听过个人退税的报道。以中国媒体的性格,我不相信如果真出了这样的政策,会没人替政府宣传的。上海实行过买房退税的政策,那是房价低,房子卖不掉,市政府的GDP上不去,退税鼓励大家买房子拉动GDP。自从上海房价开始大幅上涨,这个政策早已取消了。以前房子便宜,政府退税补贴你买,现在房子贵了,你需要自己负担了。依着这样的逻辑,也许当汽车没人买,车厂要倒闭的时候,政府会考虑退税,但我肯定不是现在,否则上海的车牌也不会到5万块一张了。所以,行骗也要研究政策,否则是骗不到人的。
 
挂了电话,上网搜了一下购置税退税,发现很多揭露骗局的帖子。我真该好好教育教育打电话来的女士,不研究政策可以,网总还是要上的啊,否则怎么与时俱进呢?中国的网民早就过亿了,你总不能老指望骗那些没上过网的人啊。
 
本想打个电话去110的,想想算了,JCSS那么忙,我就别为这点小事去麻烦他们了。还是好自为之吧。
 

纯属娱乐

bug同志的blog上看到的sougou的文品指数:http://www.sogou.com/labs/wenpin/index.jsp,确实比较搞笑。

chunliu,您的总体评价:

文字的平民化韵味浓郁,具有很强的生活气息;相对正统的创作路线,可读性较强。架构清晰,逻辑性强,情节缜密,可读性强;文章内容丰富,观点翔实可圈可点;在成语使用方面可以着重下功夫改进。情节缜密题材的小说值得尝试,将推理、悬念、历史的因素掺杂其中;同时也可以尝试杂文、评论等文体。行文时留心描写与情节结构的紧密配合,必然会诞生令人耳目一新的作品。

chunliu,您的测算结果:

王安忆

21%

这个区间是比较正常的,看来你已经有了掌握神韵的感觉喔。
余华

17%

这个区间是比较正常的,看来你已经有了掌握神韵的感觉喔。
韩寒

15%

如果不是我们科学的分析结果,你没有发觉自己还有些许这位作家的风格吧^_^

要,还是不要?

昨天从世炯租了一部普桑,体会了一下有一部车到底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什么不同。

加入世炯的会员已经有一阵子了,但是昨天才是第一次租车,因为老实说我对自己开车的水平有些怀疑,旗忠驾校的训练让我很难相信在取得了驾照之后,就能够上路了。加上与驾校师傅的沟通很不顺畅,有时会让我怀疑,那些应付考试的技巧在真正的路上是否用的着。因此,昨天拿到车之后,我开始了自己第一次的公路冒险。

应该说,拿到车之后往家里开的时候,我还是很紧张的,以至于一次在华山路上变道的时候没有看后视镜,导致后面的出租车猛按喇叭。刚上漕溪路就走错了车道,不得不在南丹路右转,转了一大圈才又回到漕溪路上。顺着漕溪路走的一大好处是,能够充分锻炼你的停车起步技术,因为这一路有非常多的红绿灯。一开始我也没有看路旁标志的习惯,直到误打误撞地上了A4,我才算是学会了看路牌。在A4上以80km的速度飚过之后,我的紧张情绪才算是有所缓解,想着Sophy在家里不知该有多担心呢,她或许不会想到我开始有点享受驾驶了。

吃过午饭我们决定去奉贤的海边,于是在网上查了一下大概的线路就出发了。从剑川路上A4,到海湾路出口下去,沿海湾路一直走,就到了一个叫做"渔人码头"的旅游区,大约只用了半个小时。这里的游人挺多,景色也只是普通,海水很黄,海滩很长,但很难称之为沙滩,更像是泥滩。但在这样一个平凡的周末,在倏忽之间跟随自己的心情来这海滩吹吹海风,也是满惬意的。

从海边往回走的时候,我们想还能去哪里逛逛,要不要去Mona家蹭一顿饭,或者去市中心,但是想着会给Mona带来的麻烦和高昂的停车费,我们还是决定去春申路哪里的迪卡侬。我和Sophy都只知道迪卡侬大概的位置,因此一路上很注意路牌,当终于看到迪卡侬的牌子时,由于过于激动,我竟然忘记了将档位换回一档,并最终导致了我这一天的第一次起步熄火,免不了的被周围所有的司机按着喇叭嘲笑了一番。

好吧,一部车到底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什么不同呢?就我一天的感受而言,它能使我们的出行更随意,活动范围更大。如果没有车,我们不可能在中午想到海边的时候,在半小时之后就能在那里;当然,也就不会有到底去Mona家蹭饭,还是去市中心闲逛的烦恼,距离决定了这两个选项对于我们都太辛苦。一部车还能使你的荷包瘪下去不少。昨天一天过路费、停车费和130多公里的油费一共有差不多100块,如果以公交加地铁的方式去相同的目的地,我想有1/4或1/3的钱,就差不多搞定了,二者相差的就是时间和舒适度了。

Happy Mid-Autumn Festival

刚才在阳台上看月亮的时候,忽然想要不要写点什么,纪念一下这美好的时光。可是在电脑跟前乱七八糟地看了一堆东西之后,脑子里变得空空的。不得不感叹一下,这真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啊,信息扑面而来的时候,档都挡不住。

下午和Sophy去Mona家里吃饭。Mona妈妈的东北菜做得真是好吃,杠杠地,尤其是小鸡炖蘑菇和烧排骨对我的胃口,考虑到我配额的问题,没敢多吃。吃完饭闲聊的功夫,感觉自己还是吃多了。

晚上回家的路上,刚到手的24*7手机催命似地响了,一个case升了A,在那里等着我呢,简单应付了几句就急急往家赶。还好有Nick及时出手,将这个case拿回去接着做了,避免了我在这个月圆之夜里抓狂。Nick, you are so nice!

不用做CritSit就有时间赏月了,在阳台上看着月亮,突发奇想让Sophy背一句关于月亮的古诗,Sophy背了这么两句:

斗大明星烂无数,长天一月坠林梢。

Sophy也让我背,想了半天想不出来还有什么美好的诗句与月亮相关,只好借了两句黎叔用过的:

我本将心向明月,奈何明月照沟渠。

以这个流水账作为对2006年中秋的纪念。

 

2006 中秋

农历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五

丙戌

公历 2006106

星期五 中秋

体验Windows Vista

前几天在我的T43上安装了Windows Vista RC1和Office 2007 B2TR。说来惭愧,Vista已经beta了好几个版本了,可我一直也没尝试过。曾经试着安装了一个VPC,可是基本上慢的没法使用。最近关注了一下Vista在ThinkPad上的情况,感觉RC1已经能够在T系列上稳定运行了,而且大部分的driver也都有,终于决定装一个来试试。

这几天用下来,Vista还是很令我满意的。我的系统被打了2分,主要是受累于显卡,但是Aero和Flip 3D功能仍然可用。Vista的兼容性和效率也比我想象中的好很多,比如现在,我在Word 2007 B2TR中写这篇blog,Word的效率感觉明显要比在Windows XP中好很多。Vista对于UI和用户的使用习惯方面的改变是很大的,刚开始用的时候,发现离开了传统的Windows层叠菜单真是不太习惯,以前常用的一些功能都不知道从哪里去找。但是用了几天之后,我开始有点喜欢Vista的方式了,用Search直接搜挺方便的,有时候简洁就是美。

我装的Windows Vista Ultimate版本,其中的娱乐功能很强,Media Center,Photo Gallery等等,能够满足我对多媒体的大部分需求了。那个国际象棋的游戏,以我超级菜鸟的水平,与最低级的电脑对战,三局中竟然1和2负,实在是很有挑战性。

至于Office 2007,工作中已经用了很久了,没什么好说的。今天就是测试一下它的发blog的功能。与Live Spaces结合,它使用的是Spaces的通过email发布blog的功能,看起来它也能够通过调用WSS的web service来向WSS的blog中发,对于其他的blog系统,我想多半是用Metaweblog API了。有了Office 2007,就用不着Windows Live Writer了。

梦想 · 责任

梦想

昨天晚上又从半中间看《鲁豫有约》,这次的嘉宾是《天下无贼》中的“傻根”王宝强。他坐在那里憨憨的,操着方言味很浓的普通话与鲁豫聊他的经历,笑得很灿烂也很天真。真的很难想象他是一个拿过金马奖的明星。

王宝强说,他小时候因为看了李连杰和成龙的电影,就梦想有一天能成为他们那样的明星,因此很小就到少林寺学艺。16岁的时候来北京当了一个北漂。干过搬运工,后来跟着一个老乡开始当群众演员,拍了好几部没有台词,甚至在镜头里看不清楚的戏。很辛苦也似乎没有任何希望,他的老乡劝他说,你年龄还这么小,别干这行了,回家去吧。但是他没有轻易放弃他的梦想,一个偶然的机会演了《盲井》,却意外地拿了金马奖最佳新人。从此,他的命运被改变了。

人人都有梦想,关键在于我们坚持了吗?

迪恩说:“人类因梦想而永生;失去梦想,生与死无异。”

责任

看到柴静的blog是因为Keso的一篇文章,实际上Keso的这篇文章完全可以作为柴静blog的导读。

静静地读柴静的blog,让我分明地感受到了这个山西姑娘对新闻事业的热爱,对人的关怀,和她所具有的一份对社会的责任感,读她的文字,有时会让我感动。我得承认,我一直非常敬佩有责任感的人。

崔永元说:“今天你对社会不负责,将来,社会就会对你不负责。”

918

用下面两个链接作为今日的纪念:

http://fools.iblog.cn/post/13369/79314

http://zqb.cyol.com/gb/bd/2006-01/11/node_53.htm

台湾人已经习惯生活在一个民主体制里。民主体制落实在茶米油盐的生活中,是这个意思:

  他的政府大楼,是开放的,门口没有卫兵检查他的证件。他进出政府大楼,犹如进出一个购物商场。他去办一个手续,申请一个文件,盖几个章,一路上通行无阻。拿了号码就等,不会有人插队。轮到他时,公务员不会给他脸色看或刁难他。办好了事情,他还可以在政府大楼里逛一下书店,喝一杯咖啡。咖啡和点心由智障的青年端来,政府规定每一个机关要聘足某一个比例的身心残障者。坐在中庭喝咖啡时,可能刚好看见市长走过,他可以奔过去,当场要一个签名。

  如果他在市政府办事等得太久,或者公务员态度不好,四年后,他可能会把选票投给另一个市长候选人。

  他要出国游玩或进修,是一件极其简单的事,不需要经过政府或机关单位的层层批准,他要出版一本书,没有人要做事先的审查,写作完成后直接进印刷厂,一个月就可以上市。他要找某些信息,网络和书店,图书馆和各级档案室,随他去找。图书馆里的书籍和资料,不需要经过任何特殊关系,都可以借用。政府的每一个单位的年度预算,公开在网上,让他查询。预算中,大至百亿元的工程,小至计算机的台数,都一览无余。如果他坚持,他可以找到民意代表,请民意代表调查某一个机关某一笔钱每一毛钱的流动去向。如果发现钱的使用和预算所列不符合,官员会被处分。

  他习惯看到官员在离职后三个月内搬离官邸或宿舍,撤去所有的秘书和汽车,取消所有的福利和特支。他习惯看到官员为政策错误而被弹劾或鞠躬下台。他习惯读到报纸言论版对政府的抨击、对领导人的诘问,对违法事件的揭露和追踪。他习惯表达对政治人物的取笑和鄙视。

  如果他是个大学教师,他习惯于校长和系主任都是教授们选举产生,而不是和“上级长官”有什么特别关系;有特别关系的反而可能落选。他习惯于开会,所有的决策都透过教授会议讨论和辩论而做出。有时候,他甚至厌烦这民主的实践,因为参与公共事务占据太多的时间。

  他不怕警察,因为有法律保障了他的权利。他敢买房子,因为私有财产受宪法规范。他需要病床,可以不经过贿赂。他发言批评,可以不担心被报复。他的儿女参加考试,落榜了他不怨天尤人,因为他不必怀疑考试的舞弊或不公。捐血或捐钱,他可以捐或不捐,没有人给他配额规定。

  他按时缴税,税金被拿去救济贫童或孤苦老人,他不反对。他习惯生活在一个财富分配相对平均的社会里;走在街上看不见赤贫的乞丐,也很少看见顶级奢华的轿车。他习惯有很多很多的民间慈善组织,在灾难发生的时候,大批义工出动,大批物资聚集,在政府到来之前,已经在苦痛的现场工作。

—- 摘自 龙应台 《你可能不知道的台湾》

贴图: WMP11

昨晚试了试WMP11,好像很花哨的样子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