窗外

重新起跑

我前天跑去买了块Garmin Forerunner 235,打算重新开始跑步。先给自己定了个小目标,每天坚持跑3公里,跑两个礼拜再说。

说起来,我也算是Garmin Forerunner的老用户了。2009年那会儿,我就买过一块Garmin的表,具体型号记不得了,不过那块表应该没有被我丢掉,而是在某个盒子里吃灰呢。那时候的心率还是靠绑在胸前的ANT+带子,不像235,已经是靠手腕上的心率传感器了。那时候的Garmin Connect也很土,同步数据需要把一个USB接收器插在电脑上。Garmin Connect的功能也不如现在多,我就记得有个统计,和调用Google Maps的轨迹,方便炫耀。相比之下,现在的Forerunner 235和Garmin Connect已经进化太多了。235除了运动功能之外,也能够记录睡眠,体重等等健康相关的数据,能够和智能手机同步,再也不用电脑了。完全就是一块智能手表。Garmin Connect不但能统计,还能分析运动和健康数据,功能比几年前强大多了。

就在我买235那天,传出消息说,Microsoft Band可能要被微软砍掉了。去年我去美国的时候,在微软商店里买了一个一代的Microsoft Band。说实话,不怎么好用。主要是带着不怎么舒服,而且挺丑的,手腕上带这么个玩意出门,总让人觉的挺奇怪的。Microsoft Band的GPS感觉也有点慢,出门去跑步的话,得等几分钟让它找着GPS信号,感觉有点傻。我带了几天就扔那了。当时我就想,微软为什么要把那么多传感器塞在这么个带子里?做成手表不挺好吗?

现在也好,专业的事情还是交给专业厂商去做比较好,比如运动手表这类产品,还是让Garmin做好了。唯一可惜的是Microsoft Health和HealthVault服务,没了Microsoft Band,不知道还有没有人会用它们来管理自己的运动和健康数据。毕竟,健康管理可是未来的一个大产业,没有数据,微软想要分这个蛋糕的话,就有点难了。

或者微软可以想想,怎么让Garmin的数据,能同步到HealthVault里面?

台湾的美食

在台湾旅行的一大感受是,吃的东西实在太丰富了。街头巷尾随处可见各种小店和摊贩,食物便宜又好吃。走在台北车站的地下街,感受尤其强烈,各种糕点小吃琳琅满目,诱惑的你挪不动步子。

我们在台湾的时候,就曾讨论过,台湾的饮食之所以对我们的胃口,让我们觉得好吃,多半是因为49年后迁台的外省人们,将大陆大江南北的美食统统带到台湾来,并融入到台湾本地的饮食中了。作为对比,在新加坡吃饭也很方便,食阁,咖啡店和熟食中心遍地都是。可是新加坡的中餐比起台湾的来,就少了几分江浙菜的精工细作,豆浆油条大饼包子这样的北方饮食成分就更少了。

端传媒上的这篇文章,讲的是两蒋和台湾饮食的风景。确实,台湾的美食也算是两蒋留给台湾的宝贵遗产了。希望这些不会被台湾,在继续去中国化的过程里,给统统丢掉了。

在台湾一路吃了不少好吃的,小吃,甜点,咖啡这些就不提了,说说我们在台湾吃过的几家馆子。

1.

吃饭食堂的煎猪肝和卤肉饭

吃饭食堂是永康街巷子里的一家小店,味道不错,价钱也便宜,貌似许多台北人也光顾。台北街头有许多这样便宜又好吃的馆子,像是我们住的一家酒店旁边的二马饮食。我们到台北第一晚,到酒店天有点晚了,坐飞机折腾的有点累。我们想着附近随便吃点,就进了二马饮食。店很小人很多,我们点了几样简单的小菜和饭,没想到味道超出我们的预期,一下子提高了我们对台湾美食的期待。

2.

永康牛肉面

永康牛肉面大名在外,不用多说了。牛肉和汤头都不错,只是从陕西人的角度,面普通了点。

3.

高记的生煎包

高记的生煎包是小锅煎的,包子不大,皮薄馅大,味道不错,比小杨生煎精致些。店员介绍,高记在上海也开了分号。我们真的是离开上海很久了。

4.

台铁便当

坐台铁的时候,在车站买好,带到车上吃的。车上也是有卖,但大家怕车上的卖完了,都是先在车站买好。一大块猪排加卤蛋,只要80新台币。

5.

佘家孔雀蛤

淡水的孔雀蛤,攻略上看到的。

6.

度小月的担仔面

度小月也在永康街,台南的担仔面,相对就不如江浙菜细致了。想来也是,担仔面是挑着胆子贩卖的街头食物,自然比不了老蒋和宋美龄的家宴和国宴的讲究。

7.

花莲公正包子

花莲的公正包子,新台币5元一个,50元一笼,非常便宜。这种发面蒸的,北方口味的包子,在新加坡不多见。味道让我想起小学时候,学校旁边的小笼包和蛋花汤。花莲的另一样眷村美食,是扁食,也就是大个馄饨。据说蒋经国当年来花莲,必吃的就是扁食。花莲的包子店不卖扁食,而扁食店就只卖扁食。

HoloLens SDK发布

上个月Build 2016那天,HoloLens开发者版出货了。因为申请只对北美开发者开放,3000美金也太贵,暂时是拿不到这货了。不过今天收到封邮件,是说HoloLens的SDK开放下载了,这货带有一个HoloLens模拟器,可以下载下来,在你的电脑上玩玩。我的感觉是,除了能了解一下HoloLens的开放模型之外,就没什么卵用了。

安装这个SDK和模拟器,需要Visual Studio 2015 Update 2,也是前两天刚出的更新。Windows 10不是必须,但有些工具可能没法在低版本Windows上跑。还有一个Unity HoloLens预览版,可以用Unity来开发。

我打算有空的时候玩玩,看看没有真机,只用模拟器能玩出点什么来不。

新加坡反对党面面观

最近新加坡国会选举开跑了,忽然之间冒出了许多的反对党。平时新加坡给人一党独大的印象,不知这些反对党的存在,一到国会选举,他们就复活了。想知道新加坡有多少反对党,这里有一个维基页面可以参考。

这些反对党提出各式各样的候选人和五花八门的政见,希望在大选中分一杯羹。最近的报纸电视,社交媒体上充满了关于各政党的候选人们的言论和报道,其中不乏奇葩。

比如有个新成立的政党,叫做国人为先党。这个党的秘书长在2011年的时候,代表过一个什么党选议员,但没选上。紧接着他又出来选总统,还是没选上。这次自己组了这个国人为先党,要竞选两个集选区。这个党的候选人大部分是五六十岁的老头子,被记者问起为什么没有年轻候选人时,他们解释说,本来也有年轻人选,但他们的家长反对他们从政。我当时听了觉得惊讶,怎么这个党的年轻党员还不能为自己做决定?那怎么能期望他们为选民代言呢?

这个党的政策说来也到简单,就是给大家发钱。他们有一个所谓的60亿元社会安全网计划,要给大家发钱,增加社会福利,取消消费税。钱从哪里来呢?来自外汇储备,政府投资,和对企业主及富人加税。这个政策看起来很好,可它有一个致命的问题,就是如果政府外汇储备减少了,投资损失了,富人和企业主跑了,他们要怎么办呢?就像他们的一个候选人说,如果当选,要让大家的拥车成本降到每个月50到100元,这当然好了,可是他没说,当所有人都开车时,交通会不会堵?停车位够不够?还要不要继续在公共交通上投资?这些基础问题没解决就让所有人都拥车,新加坡只会变成下一个雅加达或吉隆坡罢了。

还有一个叫做革新党的,也很奇葩。这个党笼络了和李显龙打官司的那个博客作者和他的律师,明显是个临时拼凑的草台班子。他们的党主席通知记者说,要看发布会介绍候选人,地点选择熟食中心。可是记者们提前半小时到了,他竟然还没找到可以坐下来开发布会的桌子。记者问他,他说还在找。最后,还是记者们帮他找了个位子,发布会才开得成。他们提交的候选人资料表格竟然有错误,作为对手的PAP提醒他们,他们才发现,否则连参选的资格都有问题。更夸张的是,他们的候选人演讲的时候,一激动口误,竟然要大家把票投给PAP。这样的组织协调能力,让人怎么能相信他们能管理市镇会,怎么放心把票投给他们呢?根本不用看他们的政策主张了。

 

关于李光耀的趣事

发在这个问题下的答案。

随着这几天持续的悼念李光耀活动,了解了很多关于他的趣事,简录在此,与大家分享。

一、
李光耀1951年从剑桥毕业,取得律师资格后,回到新加坡,加入了当时比较有名的律师事务所,黎觉与王事务所,一开始是做英国人黎觉的法律助理,除了帮助黎觉处理法律事务,还帮助他精选议员。李光耀用了3年时间,就成为黎觉与王的合伙人。这一时期,他打的最出名的两场官司,是代表邮电制服工会和资方谈判,以及为“华惹”案中8名大学生辩护。这两场官司的胜利,使李光耀在新加坡法律界,声名鹊起。

二、
李光耀1954年联合林清祥的左翼势力,创立人民行动党,并在1955年大选中当选议员,而黎觉在选举中失败。随后黎觉要求李光耀从事务所辞职。于是李光耀和妻子柯玉芝,弟弟李金耀,一起创办了李及李律师事务所。开始的时候,没什么生意,李光耀甚至给地下钱庄做过“跑腿”(合法的催债),帮小商贩打一些小官司赚钱。李光耀在李及李工作到1959年,那一年他当选新加坡自治政府首任总理。

三、
1963年的“冷藏行动”之前,李光耀建议英国人,不要逮捕林清祥,而是给他一笔钱,并遣送他去印尼。英国人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,李回答说,这是中国人的传统,在老朋友变成失败的对手之后的对待方式。英国人不相信他,而是认为,李不想把林囚禁在新加坡,是担心林的声望和在华社的影响力。

四、
新加坡独立后,有一次去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,对那里的市容和基础设施羡慕不已,对他手下的官员说,我们一定要把新加坡建设的像科伦坡这么美丽。于是,几十年后,新加坡成了东南亚最繁华的都市。

五、
宋楚瑜一开始做蒋经国的秘书的时候,随蒋经国接待的首位外国元首是李光耀。李光耀和蒋经国私交很好,因此蒋经国每次都会陪李光耀在台湾各地走访参观。蒋经国不会闽南话,李光耀普通话不好,但会说闽南话,能和台湾乡下的老百姓顺利交流。蒋经国看着一个外国元首和自己的百姓自由交谈,很受触动。宋楚瑜认为,这促使蒋经国开始加强和农村基层的接触。

六、
李光耀每次访问台湾,柯玉芝都会顺道在台湾买蜂蜜。宋楚瑜的夫人问柯,新加坡四季如春,为什么还要每次来台湾买蜂蜜?柯回答说,就因为新加坡四季如春,蜜蜂不需要采蜜储备过冬,没有什么蜂蜜产量。新加坡曾引进地中海的工蜂,刚开始蜂蜜产量大增,可一年之后,蜜蜂就“入乡随俗”了。

七、

李显龙说,李光耀和柯玉芝最喜欢的地方之一,是剑桥大学校园里的叹息桥。他们每次故地重游,都会拍照留念。

Cameron Highlands

趁着春节假期,我们去了一趟Cameron Highlands。Cameron Highlands的中文名翻译作金马伦高原,是位于吉隆坡和怡宝之间的一片山地。由于海拔的关系,气候比较凉爽,气温在20度左右,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这样的热带地区,算是非常宜人的了。加上最近马来西亚令吉走低,相对来说东西遍便宜了,倒真是过去玩的好时机。

也许是由于假期的缘故,路上比较堵。我们三天的旅行,有两天时间大部分花在路上了。而且从吉隆坡北上的话,那60多公里的山路不太好走,有些地段还比较危险,车不能开太快。我们走那段路的时候,开玩笑说,国内村子里刷的标语,“要想富,先修路,少生孩子多种树”,还真是一点不错。在山上的一天,我们去了BOH茶厂买茶叶,在Smokehouse吃了顿大餐,在Time Tunnel里看了看老照片。李光耀在1954年的时候,就带着李显龙来金马伦度假了。那时候给他们拍照留念的那个服务员,怎么也不会想到,他们会成为新加坡先后两任总理。

中国胃

上个月去美国玩,感受最深的,竟然是自己真的有一个中国胃,离不开中餐,西餐吃了总感觉哪里不舒服,虽然也说不出哪里不舒服,但总好像没有吃完中餐那种满足感。以前去美国或是别的地方,感觉吃西餐也无所谓,从来没像这次一样,到一个地方,就会去找中餐。难道是因为年纪大了?

我们在拉斯维加斯的时候,可能是由于沙漠里干燥,一到晚餐我们就想喝粥。酒店下面有两间中餐馆,一间高大上一点的,粤菜做得还行,皮蛋粥和艇仔粥都不错,就是价钱贵一些。另一家快餐形式的,我们就去了一次,价钱虽然便宜,饭菜简直无法入口,蚝油芥蓝满满一大盘,芥蓝都煮过了。到Kingman的时候,我们去吃了Panda Express,不知道是不是前阵子那个“我爱中国菜”里的那家馆子。现在回想起来,那饭菜味道也不怎么样,可是当时我们竟也吃的津津有味。

后来我们到LA的时候,终于找到了此行觉得最好的中餐馆,一家叫康康小美(Kangkang’s Food Court)的中餐馆。这家馆子在LA有几家分店,馆子的装潢和格调很平民化,经营方式一看就是专门服务中国人的,和Panda Express那种专门开给外国人的迥然不同。有点像大学里的食堂,3个菜或4个菜,5,6块钱就搞定了。也有单点的菜式,上面照片里的生煎包就是他家的,6块钱8个,味道正宗。其它还有刀削面,菜肉炒饭,绿豆稀饭等等,对于想念中餐的我们,几乎要感动的流泪了。所以,我们在LA的那几天,虽然每次从我们住的地方开车过去要20几英里,我们还是忍不住去了好几次。

新手机

昨天去SingTel买了一个新手机,Nokia 1520,这是我的第一部Nokia电话。SingTel在卖的Nokia手机,型号其实很有限,只有625,925,1020,1320和1520这几款。我本来是觉得6寸的手机太大了,可是相比其他型号来说,只有1520的硬件配置不算落伍,想想可能要用上两年,而且实际把玩过之后,感觉也没有大到离谱,所以就选了它。买的时候,店员说他们店里只剩一支黑色的1520,没得选。我还暗暗奇怪WP有这么好卖的时候,他又补充了一句,说这是他第一次卖出这个型号的电话,还感谢我让他也有机会见识了一下1520的新机呢。

用什么手机这件事,在我们公司里是能够上升到政治高度的一件事。前两天还有人在Yammer上抱怨,说有些同事手里拎个iPhone或Android手机走来走去,让人觉得是灭了Windows Phone的威风,涨了他人的志气。然后就有人跳出来反驳,说不了解竞争对手的产品,怎么能和别人竞争呢?WP的市场份额不是靠公司这几个人用用,就能用上去的。然后就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的开始各说各话了。

其实要我说,用什么手机这事,还要看各人的工作性质。比如像我这样要经常跑客户的人,我觉得是应该尽量用WP的。有时候到客户那里,许多人是没见过WP长什么样子的,对WP的印象也是道听途说来的,什么应用少啦,不能锁重力感应啦之类的。这时候你拿一个WP,不但可以很好地开启话题,还能让一些人知道,原来WP的应用也不是那么少,锁重力感应早就有了等等,无形中让人对WP有了些印象。如果恰好你有个什么killer应用,正能打在客户的pain point上,说不定还能多个WP客户也不一定。

而对于WP产品组的人,尤其是PM,我真建议他们好好用用iPhone和Android。不管WP的市场地位如何,它和iPhone,Android技术上的差距,这几年我觉得反而是拉大了。现在比较新奇酷的应用,都是首先在iPhone和Android上出现,除了市场占有率的因素之外,技术上的因素也是一大原因。我昨天试着想把一本在Nexus 7上看的书传到1520上,那叫一个费劲啊。由于各个应用的storage都是独立的,要把一个文件传给一个应用,全看应用支持了哪种上传方式,同一个文件,要在不同的应用中开,还要传好几次。而且各阅读器应用的体验,真的比Android上的多看,或者豆瓣读书差远了。我三四年前也尝试写过一个WP的阅读器,那难度我知道,有时候平台的问题,应用开发者真就没办法。

年味

晚饭后去外面散步,走到ARC的时候,像平时一样顺路走进去,想去里面的旺坐坐,喝杯咖啡歇歇脚。没想到的是,已经大年初二了,ARC偌大一个shopping mall,大部分店铺竟然还是在歇业中。整个mall里,只有两家中餐馆和一家印度素食餐馆在营业,其他的店铺,无论卖什么的,都关了。NTUC Fair Price超市也没开。想喝咖啡,唯一的选择,竟然是到旁边的麦当劳。和国内不同,所有的Business在农历新年歇业,似乎是新加坡传统。就像大年初一我们去Vivo City,小店铺关了,连Dongs这样大百货也关了。外劳们一年难得休息,来到Vivo City也没什么可逛的,都直接杀奔圣淘沙去了。

新加坡种族众多,一年中要过很多的节,印度的,马来的,西方的等等,但集体歇业这件事,只有发生在农历新年期间。无论你是什么种族,农历新年都得跟着华人一起过年。马来西亚的情况也差不多,据说大马前首相马哈蒂尔就曾经抱怨,农历新年弄得他都没地方洗车了。对我来说,清净可能就是新加坡的年味吧。

其实大多数的新加坡华人,在新年期间都是需要走亲访友的。我的facebook的timeline上,这几天就充满了团圆饭的照片,大家晒的都是幸福。昨天看海峡时报,有一张一家人的团圆饭照片,一共125口人的合影,祖孙5代同堂,真是一大家子。更夸张的是,这一家子中,有80口人还是住在一起,在一幢有32间卧室的房子里。其他的人则散布海外,过年时专门回来的。当时看了,觉得真是够夸张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