窗外

强盗逻辑

  1. 十几年前,村里搬来了一个大户人家。这户人家听说,这个村的祖先路不拾遗夜不闭户,于是就只给自家装了一个小木门。村里人见这木门很好开,于是就纷纷到这户人家偷起了东西。这一偷就是十多年,幸亏这户人家脾气好家业也大,任着村里人偷,楞是没给偷穷了。后来,这户人家觉得总被人偷也不是个办法,再说村里的后人也太对不起祖宗了,于是就在自家门口贴了个告示,说是10月20号以后要换成熊猫牌防盗门了。这一下村里人不干了,聚在这户人家门口骂了起来,说:“你丫刚来的时候,让你装防盗门你不装,现在我们偷了十几年都偷上瘾了,你丫要换防盗门,太不厚道了。”
  2. 因为装防盗门这事看起来是要做起来了,光嚷嚷没用,村里人就聚一块儿商量怎么撬这防盗门。村里忽然多出个营生,专门溜门撬锁,帮人撬这防盗门,好让大家接着偷。
  3. 这户人家靠生产一些小玩意谋生,其中有两样村里人最喜欢偷,就是他们家的窗子和办公桌。现在村里大部分人都用的是偷来的窗子和办公桌。原先,这户人家对窗子和办公桌作了什么修补,比如换个新式插销什么的,也让村里人免费拿去用,不管他们的窗子是不是偷来。这户人家总想着,即使人家用的是偷来的窗子,要是插销不牢,也可能让贼偷了东西去,因此还是有必要让他们也能用上新式插销的。不过这次,村里人怀疑装防盗门的行动和免费给新式插销有关,都不敢要新式插销了。这时候,一些村里人开的公司声称,他们专门负责上那户人家那里批发新式插销,只要村民们买了这家公司的东西,他们就把批发来的插销送给你。本来免费的插销,突然变成收费了。
  4. 这户人家虽然也在村里卖窗子和办公桌,但是因为偷的人太多,一直卖得不怎么样,不如在老家和邻村卖的好。在老家和邻村,这户人家都被因为垄断而告到了法院。于是村里人商量,咱们能不能也以垄断的罪名告这丫的,让他再装防盗门。可是真正买丫东西的人实在太少,这样算起来怕是够不上垄断。虽然大部分人用的都是这户人家的窗子,可那都是偷来的,拿不上台面不是。
  5. 有人说,我们偷他家的窗子,还不是因为丫卖得贵,要是丫把他们家的窗子卖个蒸馍价,谁还犯得着去偷啊?我们用不起,不偷怎么行?难道不用?也有人说,丫这窗子在他们老家比在咱们这儿卖的便宜,丫搬到我们这来,我们还没欺生丫竟然欺负起我们来了,不偷他偷谁。村里史上第一次偷东西的把被偷的骂的体无完肤。从此,这个村的规矩就变成了偷人的比被偷的牛B了,经常能看见村里的公交车上,贼偷东西没人敢管,有个把胆大的想抓贼,却往往是被贼抓住往死里打。
  6. 强盗们从来没有制造出一扇窗子或是一张办公桌,他们唯一会的是造毒奶粉等等有毒的东西自己吃,以为自己从此就可以百毒不侵了。强盗们创造出来自己的强盗逻辑——费那劲干嘛,谁的好用偷谁了,我们百毒不侵。
  7. 几十年后,这个村里再也没有做生意的了,因为所有人都用偷的,没有一样东西是人们买的起的。因为没有了商业,所有人都失业了,没了收入更要去偷了,因为更加没钱了。从此,村里终于实现大同了,所有人都是一个职业——贼,没了三农问题,没了农民工问题,彻底和谐了,连见面打招呼的问候语,也变成了“今天你又偷谁了?”

Tags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