窗外

狗屁真相

今天在讨论贵州事件的真相时,我忽然就想起了这本书和它所着墨于的水门事件。

当水门事件刚一曝光的时候,尼克松和他的班底们就开始了他们的“掩盖”行动,企图在美国人民面前掩盖真相,将这一事件的影响消灭于萌芽之中。可是,美国人民有太多管道可以发掘和了解真相,在美国的分权与制衡制度和宪法精神之下,他们只要翻翻报纸看看电视,自会有人将事情调查的一清二楚,将真相摆在他们面前,即使被调查者贵为总统,也无法掩盖任何东西。在国会,法院,独立检察官和新闻媒体多重夹击下,尼克松非但没能成功地掩盖真相,反而越陷越深,最终导致了美国建国以来最严重的宪法危机。但是无论尼克松多么相信他手中的权力,他最终还是承认了宪法高于总统,他“服从最高法院的判决”。此时的尼克松心中一定抱怨过,自己怎么不是在中国。

尼克松要是在中国,小小的水门事件还用得着花那么功夫费那么多神去掩盖?随便找个什么借口不就趟过去了?就说那几个小毛贼晚上没事去民主党总部做俯卧撑了。小老百姓爱信不信,反正他们除了政府这个管道,没别的地方了解真相去,政府说的还不算真相?媒体?让余秋雨王兆山他们写,哪个媒体乱写封哪个。网站?都给我关键词过滤+删帖,有点意思的都删了,不听话就让你们的风险投资只剩下风险,投资全打水漂。国外的媒体和网站?那都是别有用心的,找一堆愤青骂死他们。人民上街示威游行?不明真相的群众受了一小撮的蛊惑,把那一小撮镇了不就完了。 人民的宪法权利?狗屁,宪法那玩意是拿来装门面的,党大于法,这一点有疑问吗?

当然,上面的假设不会成立,因为要是我党领袖,根本不必和民主党派玩什么水门事件,给他们口饭吃就很该知足了。

Tags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