窗外

[立此存照]大灾之后的一些人和一些事

余秋雨说,“我想,你们一定是识大体、明大理的人”,“你们要做的是以主人的身份使这种动人的气氛保持下去,避免横生枝节。一些对中国人历来不怀好意的人,正天天等着我们做错一点什么呢。”

李健附和说,“这个月,我们全是“御用文人”!” 

“范跑跑”范美忠说,“我是一个追求自由和公正的人,却不是先人后己勇于牺牲自我的人!在这种生死抉择的瞬间,只有为了我的女儿我才可能考虑牺牲自我,其他的人,哪怕是我的母亲,在这种情况下我也不会管的。”

“郭跳跳”郭松年与范跑跑的辩论很失败,郭松年说,“节目固然很糟糕,但我却绝不后悔,因为我发现,我具备了某种稀缺的品质。我没有被他们同化,我没有麻木不仁,我不是冷血动物。”

范跑跑被解雇了,据说是其教师资格被教育部吊销了。教育部说,“教育部未发出任何要求取消范美忠任教资格的通知。”“范美忠任教的都江堰光亚学校属民办学校,有权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》的相关规定解聘范美忠。”

大三女生“Die豹”说,“我长这么大。还是第一次在重庆本地感受到地震,很舒坦,我还在想为什么不来得更猛烈一点。”由此引发网络骂战,并升级为网络暴力事件,最终导致“Die豹”休学一年。

山东作协副主席王兆山作江城子,“天灾难避死何诉,主席唤,总理呼,党疼国爱,声声入废墟。十三亿人共一哭,纵做鬼,也幸福。银鹰战车救雏犊,左军叔,右警姑,民族大爱,亲历死也足。只盼坟前有屏幕,看奥运,同欢呼。”中国当代犬儒文人现状,可见一斑。

韩寒因此说,“幸亏没入作协”

Tags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