窗外

夏洛特游记

从新加坡到夏洛特是一段很长的航程,中间要在香港过境,在旧金山转机,算上转机等待的时间,整个航程超过了24小时。从新加坡到旧金山我搭乘的是新航的飞机,从旧金山到夏洛特是美国的国内航线,我搭的是US Airway。现在这个时节正好是所谓的Holiday Season,无论是从新加坡到旧金山,还是从旧金山到夏洛特,飞机都坐的很满。不过新航的服务还是很好的,尤其是相比于US Airway而言,新航的飞机大,机上的影音娱乐系统很完备,空姐的服务也周到,不像US Airway,飞机小不说,5个多小时的飞行,就提供了一杯水喝。


在香港机场过境


旧金山机场里Best Buy的自动售货机


夏洛特机场外的雕像

我在夏洛特住的这家Hampton Inn不在市区,去市区的话需要搭公交车和火车,这到使我有机会体验了一下美国的公共交通。酒店门口有一趟56路可以直接到Arrowood Train Station。初次使用美国公交系统的人可能不习惯,比如公交车,不像国内,美国的公交车也是按照时刻表来运行的,而且周六、周日和工作日的时刻表会不同,因此需要按照时刻表来等车,如果以为等个10分钟车就会来,那就错了。火车站台也和国内的火车站或地铁站很不同,这里的火车站是完全开放的空间,乘客只需从自动售票机上购票就行了。即使没票也能上车,不过可能会遇上检票员查票。我进城的时候没遇到查票的,回来的时候半路上来一个警察打扮的黑人大叔查票,有个哥们没票,大叔给他开了张罚单。


Arrowood Station


空无一人的Stonewall St. Station

也许是周末的关系,夏洛特市区很安静,人也很少,商场餐馆开门的很少。整个市区就是典型的那种美国城市,一个街区一个街区的,我就随便走了走,用手机随便拍了些照片。


出了Stonewall Station,迎面而来的摩天大楼


圣彼得天主教堂一角


教堂门口做完礼拜的人们


Time Warner Cable Arena,对面是夏洛特市公交转运中心


Trade Center门前,旁边的一家小餐馆星期天还开着,而且生意不错,以至于店员抱怨说星期天还这么忙。我的中饭就是在那里解决的。


餐桌上的辣椒酱。李锦记很有名,可是什么是“是拉差辣椒酱”?


Levine Museum, telling the story of the New South.


夏洛特早期开拓者公墓。这个公墓在市中心第五大街边,隔街向望是夏洛特的第一座教堂。这里葬着死于1776到1884年之间的夏洛特早期开拓者。墓地是以家族为单位的,其中也有奴隶的坟墓,但是奴隶的坟墓没有姓名,只以石头或木头为标记。现在这里是一处公园,我就遇到几个帅哥美女在这里遛狗。


墓园全景

Tags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